2018-08-07
不客气地说国内的潮流杂志 70% 内容是差不多的爱

  ▲登登登登,提前为大家揭晓“Steppy 味”香片和 Steppy 联名手造眼镜的真面目,发布会现场约定你啦~

  看完 James 这些经验和故事后想必大家都知道做一本杂志不简单吧。最近我们也加入了纸媒这个大家庭,出了一本特刊《AGED》。那在这本特刊里又倾注了 Steppy 编辑部哪些心血呢?要是能把各位从手机电脑屏幕那端聚集到一个地方,制造一次面对面沟通和体验的机会,那就十分理想了。

  而谈到从业潮流杂志主编时最有趣、有意思的采访/杂志,James 却回答,“坦白讲丝毫回忆不起那个最,杂志行业我一共做了十年,能让我坚持十年一直做下去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新鲜感。下一期内容一定会更有意思,下一个访问一定有更多好的点聊出来,下一个活动一定更为精彩,从业至终,初心犹在。”

  以前未曾接触过杂志工作的 Uli 一直认为,做一本杂志最难的问题就是关于杂志内容的选择和编排,于是当我好奇地问及 James 在做杂志期间哪个环节觉得最头疼时,才得知原来纸媒在印刷上遇到的问题是让不少纸媒人感到最无奈的地方。

  但由此 Uli 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究竟像 James 这些做了十年杂志、经验丰富的媒体人会如何看待国内现在采编的分工问题呢?

  在采访之前,我在别的媒体上曾看到一篇报道说,日本纸媒遵循的是采编分离的方式,他们觉得这样子的做事方式能让编辑专注做好一件事,就问了 James 这种方式在中国纸媒行业中适不适用。

  “一个是内容的原创性,也可以叫差异性,日本可能有将近 30 种面向年轻人群的服饰类杂志,但基本上每家说的事情都不一样,从所阐述的文化本身到由此演绎的服装风格再到相关外延,全都可以说是细分再细分,几无雷同,反观国内的潮流杂志,不客气地说 70% 应该内容是差不多的;另一个是版面设计的美学问题,以潮流/时尚类媒体举例,日式或美式风格的设计呈现是有着自身明显特征的,但中国的同类型媒体好像不太谈得上自我风格的塑造,基本都是 XXX 的影子,当然我觉得这和我们所讲的这些内容文化本身根基不在国内有关,但总觉得在设计的美感塑造方面,应该还是有空间的。”

  现场更多好玩的活动在这我就先卖个关子,如果想知道现场会出现哪些人、有哪些好玩的事,或是希望了解更多《AGED》成书历程,顺便从中带走一些启发,那么这个发布会,你就应该要来了,我们等你哦~

  ▲想起当年 Uli 被老师没收了好几本现在绝版的《milk》,到现在我还是怀疑老师自个拿回家偷偷珍藏了。

不客气地说国内的潮流杂志70%内容是差不多的爱彩秒速赛车

  那究竟让我们爱不释手的潮流杂志到底如何产生的?Uli 也十分好奇,为此我特意和有着十年杂志主编经验的 James 老师(曾在《SIZE潮流生活》担任杂志主编)聊了聊。

  纸媒不像新媒体,在图片上能尽量避免印刷设计遇到的各种问题,呈现给读者最佳的视觉效果。在这次访谈中,James 无疑是表露出设计和印刷技术不够对做一本杂志是有大困扰,特别是说到他最近在看一些艺术相关的书籍,如果要想把这些美的艺术作品原汁原味地呈现在平面之中,设计和印刷是亟需解决的问题。

  届时,我们会在现场限量发售两 set 特别版套装(包括“Steppy 味”香片 +《AGED》、Steppy 联名手造眼镜 +《AGED》两种套餐,数量有限,先到先到)。

  既然做杂志有十年时间,James 对杂志的内容、编排等肯定已经看通看透,于是便问及国内和日本、欧美纸媒有什么区别和哪些值得借鉴学习的地方。

  看到 James 的回答,不由地想起我们在采访日本杂志《Lightning》《2nd》前任编集长高桥大一时他说的两句话,“做杂志这一行其实赚不了什么钱,但却能够让你加倍地感受到‘活着’的存在感和意义。通过杂志来挖掘自己喜欢的东西、来给身边的人带来影响,是一件很美好的事。”

  ▲记得老板雷和我说过,James 老师是一位很值得我们学习的前辈,当时他担任《SIZE 潮流生活》主编,刚起步时也没有太多的编辑人手,但每期选题内容都是干货满满,能够采访泷泽伸介等这些大神也是蛮厉害的。

  另外,随着《AGED》的发布,我们将会把特刊中编辑们亲自拍摄的照片以艺术装置的形式展出,向大家讲述一张张照片背后的故事,方便大家更加深入了解《AGED》。

不客气地说国内的潮流杂志70%内容是差不多的爱彩秒速赛车

  ▲比如《GO OUT》杂志有个很明显的特点是它很懂得用单品照片和搭配图吸人眼球,有很多人可能没时间读完整本杂志的文字内容或者看不懂日文,但他们能从杂志中的照片了解到 outdoor 背后的故事,甚至得到启发。kr)

不客气地说国内的潮流杂志70%内容是差不多的爱彩秒速赛车

  “在中国很多媒体无法做到采编分离的最大原因可能是薪酬制度造成的,在我离开杂志社的时代,好像还有不少编辑在靠稿费/活动车马费赚多一些薪水......”

  “怎么分工更为合理,我是觉得这里可能有一个比薪水更为现实的问题,就是行业里是否有足够多且好的记者/写手来满足编辑的需求,能让编辑更醉心于选题与编辑工作本身。”

  在敲下这段文字时 Uli 特意小窗口问了大右老师,秒速赛车其实在我们做《AGED》特刊时同样遇到了相似的问题,也费了很大劲去解决,所以在这希望印刷出版组织能听到我们媒体人想做好每一本杂志的心声,想办法让大家少走些弯路吧。

  “我认为主编是一个媒体的灵魂,这个灵魂决定了这个媒体自身的定位:你要用什么样的编辑,大家一起做什么样的东西出来,做出来的东西要给什么样的人看,这些都应该是一贯清晰且明确的。所以我坚持杂志选题时应以主编个人喜好为最优先,不然魂不附体,销量什么的更是扯淡。” 在被问到思考杂志选题的时候,会优先考量哪些因素时,James 道出了主编对一本杂志的重要性。

  “纸媒英文叫 Print Media,在中国做纸媒,最普遍遇到的难题就是 Print。当时我做杂志的时候我们选用的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印刷厂在进行打样及印刷,纸张更是通过多年实战经验积累下来、精挑细选后的产品,但即便都选取了这个段(价)位的伙伴,我们的内容(尤其是特殊色彩的内容)或杂志成品质感也经常要做出无奈的妥协,这种妥协之后的结果就是我常常需要和我们合作的一些潮流大咖或是大牌摄影师进行解释,这的确给我带来过很大的困扰,因为人家不是很容易理解你为何无法把他们原本想呈现的效果印刷出来。在我十年的从业经历中,我感觉这个环节的问题一直无法得到解决。”

  在访谈中,James 无疑真实地表露了现在国内潮流杂志存在的问题,也给了我们这些后辈们在做杂志时一些警惕和需要改进的建议,鎼烘墜銆婃椂灏氬厛鐢烢squire銆嬬幇,比如版面设计等等。

  对于不大了解杂志背后操作的人来说,或多或少会对“主编”的分工定位有点误解。但在一本杂志成书之前,主编可不仅仅是分配编辑工作、确定杂志内容选题、审核校对稿件这么简单。

  我想,做一本杂志可能不是最难,但能像 James 那样,坚持十年,初心不变,保持源源不绝的创作灵感才是最难的吧。

  ▲《SIZE潮流生活》2009 年出版的 VOL.02 杂志,独家专访了李灿森、Kevin Poon、香港艺术家 Eric So、日本首席潮流摄影新田桂一等潮流大咖,当时又有多少年轻人是通过《SIZE潮流生活》深入了解街头艺术文化的呢?反正 Steppy 编辑部就有好几个了~

  确实如此,风采童装》中国唯一一本,你们看看木下孝浩执掌的《POPEYE》,无论是穿搭、杂志排版、封面插画还是内容上,不都是他的风格喜好吗? 又或者那本钟爱美式复古文化的《CLUTCH》,杂志内容同样也是主编松岛睦日常生活喜好的真实反映。

  记得我读书时期就很喜欢看香港的《milk》、《東TOUCH》,日本的《mina》、《vivi》等,虽然大多时候只会留意穿搭、明星穿的品牌、好看的单品等,但也多亏了这些潮流纸媒,才有今天能在这里和大家闲聊潮流二三事的 Uli。

  ▲记得 2009 年是冠希哥开始大肆“回归”大众视野,也是内地第一家 JUICE 门店在上海开业,《SIZE潮流生活》09 年第 10 期就以冠希哥和 KP 作为封面并报道了 JUICE SH 门店开业,用较大篇幅的现场图向读者传递了当时 JUICE SH 开业场面的热闹,让不少年轻人对华人潮流有了新的认识。

  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爱看照片的人可能通过杂志上的单品或场景图引发对潮流事物的探究(例如品牌历史、地方人文等),喜欢细读文字的朋友呢可能会注重研究编辑的文风、内容等。

  Uli 也曾有过一丝疑虑,有人会细看每一页吗?后来回想起做《AGED》时,坐在隔壁的老板雷一直在我们耳边敦敦教诲的那句话,

  ▲James 担任《SIZE潮流生活》主编时,每期杂志内容做得蛮丰富的,比如说第一期封面就请来张震岳坐镇,采访了陈冠希和仓石一树,还涉及造型穿搭、艺术涂鸦等方面,想必当年看《SIZE潮流生活》的朋友们现在都变成潮流老司机咯。